亚历山大•德普拉

亚历山大•德普拉 亚历山大·德普拉身兼作曲家、编曲者、奥斯卡奖获奖者多个身份,曾八次获奥斯卡奖提名和难以计数的其他奖项,他曾写下上百部作品,并被认为是最出众的法国电影配乐大师继承人。 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影迷,德普拉对电影配乐的创作不仅基于他卓越的音乐才华,同时也得益于他对电影的理解,这让他能够流畅地与导演沟通。他曾受到莫里斯·贾尔、伯纳德·赫尔曼、尼诺·罗塔以及乔治·狄奈许等前人的启发,很早就表现出了为电影配乐的渴望,但他是在听了约翰·威廉姆斯为《星球大战》创作的音乐后才真正立志于此。 德普拉成长于一个有着浓厚音乐氛围和多元文化背景的家庭,母亲是希腊裔,父亲则是法国人,父母在加州成婚。他听着法国交响乐作曲家拉威尔和德彪西的作品,以及世界音乐和爵士乐长大。他在选择长笛作为主要研习乐器之前,曾学过钢琴和小号。他通过研究巴西和非洲音乐丰富了自己的古典音乐素养,这促成了他日后与卡利尼奥斯·布朗和雷·利玛的合作。在为电影和电视配乐的同时,他开始为许多戏剧团体创作音乐,如法兰西喜剧院。这让他得以理解戏剧构作的重要性,以及如何巧妙地将他的音乐与演员的表演相互适应。 在录制他第一部电影音乐期间,他认识了一位罕见的小提琴家,多米尼克·“索尔雷”·勒莫尼,并与她开始了一段不平凡的艺术交流。她成为了德普拉最钟爱的小提琴家、乐队首席、艺术总监和妻子。因为她特有的诠释感和创意精神,她为德普拉的创作带来了灵感,为他的音乐带来了核心影响。现在,他们已经创造出了在电影音乐中使用弦乐的新方式。 与菲利普·德·普劳加和弗朗西斯·吉罗等传奇法国导演合作,为50部欧洲影片谱下配乐之后,2003年德普拉为彼得•韦柏的《戴珍珠耳环的少女》创作音乐,让他在好莱坞崭露头角,这部作品为他赢得了金球奖、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(BAFTAs)和欧洲电影奖的提名。他为雅克·欧迪亚的多部电影创作了独特而优秀的配乐,展现出全新的音乐之声。2005年,他以《我心遗忘的节奏》配乐摘得第一个柏林电影节银熊奖和法国凯撒奖。 亚历山大·德普拉将他的职业生涯拓展到了美国,为史蒂芬·葛汉的《辛瑞那》、乔纳森·格雷泽的《重生》和弗朗罗·艾米里奥·斯利的《火线对峙》配乐。同时仍与欧洲电影导演保持合作。 2007年,他参与配乐的、由斯蒂芬·弗里尔斯执导的《女王》获得他生涯中首个奥斯卡奖提名,并因此获得首个欧洲电影奖。同年,他参与的另一部影片、由约翰·卡兰导演的《面纱》赢得了金球奖、洛杉矶电影评论家联合会奖和世界电影原声音乐奖,郎朗演绎了这部作品。 2008年,他为弗朗罗·艾米里奥·斯利的《宿敌》、李安的《色戒》和大卫·芬奇的《返老还童》配乐。最后这部影片为他赢得了第二项奥斯卡奖提名和第四项BAFTA奖以及金球奖。2010年,德普拉为罗曼·波兰斯基的《影子写手》作曲,从此开始与这位导演强强联手,一举拿下第二项凯撒奖和第二项欧洲电影奖。同年,他为克里斯·魏兹导演的《暮光之城2·新月》配乐,唱片销量达到白金;他还为安妮·芳婷的《时尚先锋香奈儿》和汤姆·霍珀的《国王的演讲》作曲,后者为他赢得了BAFTA奖、格莱美奖、第四项奥斯卡奖和第五项金球奖提名。 2010年至2011年,亚历山大·德普拉为大卫•叶茨的电影《哈利·波特与死亡圣器》上下集作曲,下集是影史上第三成功的作品。他不拘一格又相当多产,在2011年写下了9部电影配乐,包括泰伦斯·马里克的《生命之树》、罗曼·波兰斯基的《躁爸爸狂妈妈》、韦斯·安德森的《了不起的狐狸爸爸》、丹尼尔·奥图的《挖井人的女儿》以及乔治·克鲁尼的《总统杀局》。 2012年,德普拉继续与欧洲导演们保持着艺术交流,他为凯瑟琳·毕格罗的《猎杀本·拉登》、马提欧·加洛尼的《真实》、吉尔·布都的《雷诺阿》、杰罗姆·萨雷的《祖鲁追缉令》、韦斯·安德森的《月升王国》和贾克·欧迪亚的《锈与骨》配乐,最后一部作品让他荣获第三个凯撒奖。他还为本·阿弗莱克的《逃离德黑兰》谱曲,该电影荣获奥斯卡最佳影片奖,并为德普拉赢得了第六项BAFTA奖提名和第五项金球奖与奥斯卡奖提名。 2013年,他为乔治·克鲁尼的《盟军夺宝队》、罗曼·波兰斯基的《穿裘皮的维纳斯》和斯蒂芬·费雷斯的《菲洛梅娜》谱曲,后者让他获得了第七项BAFTA奖和第五项奥斯卡奖提名。2014年,他创作了重磅大片《哥斯拉》的配乐,并因为莫腾•泰杜姆的《模仿游戏》和韦斯·安德森的《布达佩斯大饭店》获得了少有的双重奥斯卡奖提名,后者最终为他赢得了一项BAFTA奖、一项格莱美奖和他的第一个奥斯卡奖。 德普拉担任了2012年戛纳电影节的评审团成员,并在2014年成为了首位担任威尼斯双年展评委会主席的作曲家。为了纪念他与伦敦交响乐团的长期合作伙伴关系,他们在2014年12月于巴比肯剧院举办了一场音乐会。 2018年,德普拉因《水形物语》获得第二项奥斯卡奖、第二项金球奖和第三项BAFTA奖。